大企业带头搞大研究,硬技术突破比较多

日期:2023-12-04 19:03:48 / 人气:184

大企业带头搞大研究,硬技术突破比较多。发展硬技术,需要大企业带头大研究,创造大价值。文|她明宗每当出现科技大爆炸的时候,很多人总会想起传播学之父施拉姆的一句话:“在这一天的前23个小时里,人类的传播史几乎是一片空白,所有的重大发展都集中在这一天的最后7分钟。技术发展也是如此。过去十年,人类两次被推入科技发展史上的“最后七分钟”时刻:一次,iPhone发布,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拉开;一旦ChatGPT出来,“AI新时代”就来了——著名未来学家凯文·凯利在今年出版的新书《5000天的世界》中预言,未来5000天将是AI时代;未来50年将是AI主导的时期。这两个标志性节点带动了ABCD+5G(AI、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5G)等数字技术的跨越式演进和快速发展。今年是AI模式爆发的第一年。AI正在开启互联网的下一幕,也正在成为数字技术价值的放大器。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数字技术重塑的360行,在AI时代可能会被“重做”,重做本身就是一个充分挖掘数字技术价值潜力的过程:当数字技术与实体产业融合踩上AI的“风火轮”,实体经济将在“AI”中迎来新的机遇。如果说过去几年对于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的变革,通过数字与现实的融合已经证明了数字技术既不“软”,也不“虚”,那么在AI大模型敲开AI时代的大门之后,数字技术的“硬技术”底色只会越来越明显——它不是下一代技术相框中框定的“网络十字绣”,而是抢占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制高点的关键发力点。近年来,在“言必称星海”的叙事偏好下,舆论场出现了“只有芯片才是硬技术”的论调。这种观点缩小了前沿技术的内涵,低估了数字技术的价值。由此产生的舆论走向往往与鼓励科技创新的正确导向背道而驰。说到硬技术,人们会习惯性地想到那些卡脖子的领域,芯片往往被视为代表。这无可厚非,但将硬技术等同于硬件技术显然是一种认知偏差。都说缺少“芯”和“魂”。“核心(芯片)”是硬件,但“灵魂(操作系统)”是软件。两者都会卡脖子,都属于硬技术范畴。目前,软件已经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灵魂。2021年11月30日工信部发布的《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十五”发展规划》中指出,“软件定义”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特征和新标志,成为驱动未来发展的重要力量。数字技术是软件的底层支撑,编码操作是软件的基本形式。数字技术的本质是“以软为硬”——既有软件形态,又有硬核属性。数字技术的“硬度”还体现在数实融合背景下的“用事实支撑现实”:很多人往往误以为数实融合中的“现实”仅指物理意义上的实体,但实际上,“数”也是“现实”的一部分。数字技术的“现实”在于,线上的连接和刺激可以带动线下行业的效率提升。AI大模型的价值锚点绝不是花架子,而是数字化生产力工具。就现实而言,“实”而“硬”的数字技术正在成为大国科技竞争的主战场。数字技术的典型特征是创新性高、渗透性强、覆盖面广,能够对经济发展起到放大、叠加、倍增的作用。在其推动下,近年来,数字经济正以极快的发展速度、极其广泛的辐射范围和极其深刻的影响,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放眼全球,加快布局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各大国的统一行动。在中国,数字经济规模现已达到50.2万亿元,占GDP的41.5%,位居世界第二。数字经济能够成为中国新的经济增长点,离不开数字技术的助力。▲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45.5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资料来源:中国信息通信技术研究院。近年来,BAT、华为等科技公司在数字技术方面不断发力,构建了涵盖AI、5G、操作系统、服务器、数据库、音视频、量子、安全等多方面的数字技术矩阵,增强了我国在科技领域的国际竞争力。无论是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云产品,还是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移动支付工具,或是Tik Tok、Aauto Quicker、视频号等短视频应用,都在国内普及,连接了国内外的大量用户,也提升了中国数字技术的竞争力。数字技术从“数”开始,但不局限于“数”。充当工业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升级的数字化智能基础设施和技术基础。腾讯研究院前沿科技研究中心主任王强认为,数字技术可以从连接、计算、交互、智能四个维度来看。这四个维度可以帮助实体行业。众所周知,过去十年,中国有两个重要行业上演了弯道超车的发展奇迹:一个是智能手机。在功能机时代,国产手机“华强北”的牌子很难消失,但在智能机时代,除了美国的苹果和韩国的三星,就是中国的华为小米OV和RealMe。另一个是新能源汽车。燃油车时代,德系和日系主导全球汽车市场,中国汽车品牌话语权非常弱。但在新能源汽车时代,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国,也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车身、地板、三电系统等硬件和智能驾驶舱、自动辅助驾驶等软件能力的国家。比亚迪销量超过特斯拉成为新能源车企第一。中国智能手机和新能源汽车产业能够迅速崛起,主要得益于中国深厚的制造业基础和巨大市场的支撑,而数字技术的加持尤为关键。没有ABCD+5G技术积累的效用对高端制造领域的外溢,没有数字技术创新注入新制造的“软硬结合”的基因,这两个行业就很难乘风“翱翔万里”。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增强了我国科技的“硬”实力,但同时也要看到,我国数字技术仍存在卡在基础系统和工业软件上的痛点。尤其是在AI大模型崛起凸显计算能力竞争重要性的当下,“短板”研究的重要性越发凸显。正因如此,在工信部此前的规划中,部署了操作系统、计算机辅助设计/仿真/计算工具软件、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EDA)以及相关的AI、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平台软件。这些和芯片一起成为了中国的硬科技领域。要让中国的数字技术“硬上加硬”,有两个要点很重要:从创新主体来看,要产学研结合,发挥大企业应用创新的优势;从方法论上看,要“软硬结合”,注重落地场景。数字技术的发展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往往是集群化、生态化、协同化的,往往是难以规划的、市场驱动的、非线性的。”伟大不是计划出来的”,而是“力量通常是通过合作获得的”。将R&D和应用与供求联系起来,将产学研的协同作用引入技术创新体系,是我国过去许多技术创新的成功经验。解决“瓶颈问题”,数字技术还需要产学研协同努力,依靠市场机制突破合作“死胡同”,拓展多元化闭环创新路径。其中,充分激活企业的创新积极性是产学研结合的重中之重。产学研有分工、有重点,以市场为导向、重视应用优势的企业往往是创新的主体。民营企业,尤其是大企业,更灵活,更独立,更有创新性,也是主体。12月1日在深圳举行的“预见未来与前沿科技创新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认为,面对科技快速进步的大趋势,必须有大企业引领大研究,“不要把自己束缚住,不要人为限制大企业在科技进步前沿的作用..大企业的研究也能带动小企业的研究”;不要因为企业在国内大就限制企业的发展,而是鼓励企业做强做大,参与国际竞争。现实也验证了他说的话:以BAT、华为为代表的国内头部数码科技企业是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22年R&D投资1000强民营企业创新状况报告》显示,2021年华为、阿里、腾讯在R&D投资最多,三家企业当年R&D投资总额超过2500亿元,占全国研发支出总额的6%。▲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22年民营企业R&D投资10强榜单。效果也很明显:华为开发的鸿蒙系统系统已经成为全球覆盖终端数量第三的操作系统,仅次于Android和iOS,FusionPlant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成为渗透率越来越高的工业数字化基地。腾讯的数字技术能力,如数字孪生、虚拟现实、三维建模和音视频通信技术,在全球科技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阿里云底层自研技术使其获得了全球云市场Top3的地位。ChatGPT开展AI模型PK后,这些民营科技巨头也活跃在“百模大战”中。无论是百度的“文心一言”,阿里的“依桐钱文”,还是腾讯推出新一代高性能计算集群HCC进行大模型训练,都搅动了一池春水。这充分说明大企业在科研上有很大的优势,硬科技需要发挥大企业的巨大价值。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在这场AI大模型热潮中,“大企业主导”的特征也很明显:微软是ChatGPT的OpenAI的幕后推手,谷歌是PaLM 2模型的幕后推手,Meta是Llama 2模型的幕后推手,亚马逊是Olympus模型的幕后推手...这些企业都是美国科技界的名片。相比美国,中国这样的大企业还是不够多。接下来,更重视大企业在产学研中的价值,是硬科学技术的应有之义——大企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构建了数字智能的开放平台,可以赋能更多企业,进化出“大企业带动中小企业”的集群创新能力,形成创新链;一些大企业也会大手笔支持基础研究。例如,华为提出每年投入30亿至50亿美元用于基础理论研究,腾讯推出了科学探索奖和新基石研究员计划,这将有助于激发原始创新,扩大创新生态,让更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从中受益。每次科技革命到来,大企业和中小企业都能在“你建生态,我入生态”的过程中一起变强,抓住这里的洗牌机会,一些初创企业也能迅速成长为大企业。日前,雷军重返母校武汉大学,捐款13亿元。他只用了9年时间,就把小米打造成世界500强。拼多多从成立到市值超过阿里只用了八年多的时间。现在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之窗。注重产学研结合,充分发挥大企业在数字技术创新中的主体作用,支持大中小企业形成创新生态,是激发未来中国数字技术想象力的必由之路。数字技术的发展需要产学研的结合,需要软硬件的结合。近年来,“云网边缘到边缘融合”的概念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及,其方向是“软硬件结合”,让硬件技术和数字技术有机嵌入,产生“1+1 > 2”的效果。AI大模型的开发需要芯片和AI的结合,AI大模型的技术能力在产业中的应用也需要生产设备和AI能力的结合。上个月,华为与行业合作伙伴一起推出了采矿行业全系列智能安全单兵设备,包括基于Mate 60系列的采矿通信、矿山安全手表和骨传导耳机,并在一个展览上亮相。利用盘古模型的能力帮助矿山智能建设,也锤炼了其在垂直应用场景下的实用性。无独有偶,腾讯与三一重工合作,百度与华能集团合作,在内蒙古鄂尔多斯煤矿区实现远程矿用卡车实时控制,也是“软硬结合”的体现。当华为云栈为矿山企业实现配煤和重介质选煤全自动化,当基于5G和腾讯实时音视频(TRTC)技术的腾讯云远程矿车解决方案,使矿山企业能够低延迟地对车辆进行一对多的集中远程实时控制,不仅提高了生产安全和效率,也提高了数字技术的场景适应能力。▲实时音视频等数字技术也可用于矿山机械的远程控制。数字技术的“硬”和“实”就体现在这些应用场景中。需要强调的是,数字技术的价值在于“帮助现实”。数字技术突破往往会经历“从0到1”再到“从1到n”的过程。“1”是否有价值和可复制性,取决于具体应用场景下的应用效果。数字技术的发展只有能够实施和执行,才能开启“R&D-应用-持续R&D”的正向增强循环。未来的数字技术竞争也是技术落地能力的竞争。以AI大模型为例。大模型要想走得远,结合应用场景的深度是必由之路。所以会比聊天长眼睛腿脑子,比参数尺度还不如落地效果。多年来,中国互联网在社交、电子商务、本地生活等领域一直走在世界前列。这背后是中国超大型消费市场的海量细分场景,给了模式创新落地的空间。在AI大模型已经成为大国科技竞争前沿的今天,国产大模型要想弯道超车,还必须把握丰富应用场景的优势——无论是300多万工厂、2000多万亩田地,还是大量消费场景,都是AI大模型。能力提供了大量的实验场和孵化器。归根结底,数字技术的发展需要在应用场景中展现其“硬度”和“现实性”,也需要以落地效果作为迭代优化的基础。几年前,迪伊·霍克说:我们正处于一个持续了400年的时代结束的时刻,另一个时代正在冲破阻力。从科技发展的角度来看,“AI的iPhone时刻”已经到来,这与他的判断形成了一定的呼应。在AI新时代,“得AI者得未来”的孪生句是“强大的数字技术让未来强大”。对于中国来说,继续加强数字技术,完善数字经济,也是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制高点,提升未来竞争力的必不可少的选项。回顾过去的20年,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和繁荣的强大动能。数字技术作为新质量生产力的引擎,赋能了传统产业的变革,催生了新业态、新模式,让很多生产基地变成了黑光工厂,让很多领域装载了智慧农业。当今国际竞争态势和AI爆发趋势,正在给数字技术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挑战和机遇。在这种形势下,更应该理所当然地认识到数字技术也是一种硬技术,将其放在适当的战略阶梯上,以开放的心态和坚定的态度拥抱数字技术创新,帮助数字技术落地,鼓励头部数字技术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其中,支持大企业引领大研究,是硬科技发展更“量化”的本质——大企业、大研究、大突破之间的“大”,往往是正相关的。从长期的历史角度来看,着眼于未来推动数字技术实现“大突破”,与其说是“那时另一个时刻”,不如说是“此时此刻”——毕竟未来已经来了。*上图中的华为和腾讯是国内两个有代表性的科技巨头。

作者:傲世皇朝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傲世皇朝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