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C电话会议记录:高折旧挤压毛利率,改善要看下半年

日期:2023-02-10 16:58:35 / 人气:175


 SMIC于北京时间2月10日晚间发布了2022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截至2022年12月)。要点如下:
季度核心数据与市场预期的快速概览:
1)营收:本季度实现16.21亿美元,环比-15%,刚好达到指引下限(-10%至-15%);
2)毛利率:季度毛利率32%,符合市场预期(31.6%);
3)产能利用率:季度产能利用率为79.5%,环比大幅下降;
4)下一季度的指导:SMIC。HK预计2023年第一季度营收将下降10%-12%(对应14.3-14.6亿美元),大幅低于市场预期(营收15.24亿美元);毛利率19-21%,明显低于市场预期(毛利率26%)。
一、最初的电话会议:
1.管理报告
2022年,智能手机、电脑、家电市场需求将由暖转冷,客户下单意愿明显减弱,产业链将从供不应求进入去库存的下行周期。同时,国际地缘政治形势的变化给集成电路的全球化格局带来了更加深远的影响,使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
公司第四季度销售收入为16.21亿美元,环比下降15%,毛利率为32%,符合公司对行业的判断和指引。
总体来看,2022年,根据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公司营收达72亿美元,同比增长约34%,连续两年实现2021年和2022年30%以上的增长。2022年,毛利率提升至38%,创历史新高。
分地区来看,中国、美国和欧洲、亚洲的年收入占比分别为74%、21%和5%。中国和美国的收入分别增长了42%和24%。
$ SMIC。SH晶圆营收按尺寸划分,8英寸和12英寸营收占比分别为33%和67%,营收金额同比增长24%和42%。
晶圆收入按应用划分,智能手机、消费电子、智能家居和其他应用分别占27%、23%、14%和36%。营收同比增长14%、32%、48%和54%。其中,消费电子和智能家居的增长主要来自家用电器、有线和无线连接应用、工业物联网和其他应用的大幅增长,受自动化、工业、电源管理应用和可穿戴设备需求的提振。同时,随着公司积极推进车辆代码验证、车辆代码级电源管理、车身控制、车载娱乐系统等平台推出新能源汽车,相关收入大幅增长。
2022年,该公司的资本支出为63.5亿美元。截至年底,相当于8英寸的月产能达到71.4万片,同比增长15%。即使在新增产能逐步释放的情况下,年产能利用率仍达到92%。从四个成熟的12英寸新厂项目来看,2022年底,SMIC深港将进入生产阶段,SMIC北京将进入试生产阶段,SMIC临港将完成主体结构封顶,中兴西青将开始土建工程,环京量产时间因平台交付延迟将推迟1-2个季度。
展望2023年,智能手机和消费电子行业复苏尚需时日,工业板块相对稳定。汽车行业对电子产品的增量需求可以抵消一些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疲软的负面影响。上半年行业周期仍处于底部,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依然复杂。虽然下半年的知名度仍然不高,但公司已经感受到客户信心的小幅回升,新产品的储备也比较充分。
综合以上因素,公司一季度给出的指引是,由于产能利用率降低和折旧增加,预计收入环比下降10%- 12%,毛利率预计下降至19%-21%之间。
基于外部环境相对稳定的前提下,公司预计2023年销售收入同比降幅为十位数。毛利率在20%左右,折旧同比增长20%以上,资本支出与上年大致持平。
上述指南做出了两个解释。第一,在持续高投入的过程中,毛利率会受到高贬值压力,这是产业规律。公司将始终以可持续盈利为目标,努力把握产能建设和扩张的节奏,确保一定水平的毛利率。第二,公司今年的资本支出将主要用于成熟产能扩张和新工厂基建。公司将推进四个成熟的12英寸工厂的产能建设。由于全球各地区都开始了在当地建设金元工厂的计划,主要设备的供应链仍然紧张。预计到年底,每月新增产能将达到上年水平。
长期来看,在日益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的时代,对芯片的需求仍在增长。公司将顺应趋势,把握产业规律,巩固细分领域的领先优势,加强与全球客户和系统公司的长期捆绑合作,促进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共赢。
2、问答
Q1:目前行业库存水平如何?如何看待下半年普遍下滑?
A1:其实行业有差异。现在我们把它们分为手机行业、消费电子行业、工业、汽车和其他。手机行业的库存还是比较高的。消费类产品,我们认为可能半年内消化。现在行业库存很少,汽车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供不应求。
具体到子公司,我们看到在手机品类和消费品类中,库存最高的是显示驱动电路,无论是大屏电视,还是中屏显示器,还是小屏手机品类和面板驱动ic。库存很高,估计可能超过四分之三。当然,有些家庭可能一整年都够用。
接下来,存量非常高的产品也是大宗产品,比如CMOS、image、PC。再往下就是一般产品,比如(专用)内存的库存也是半年以上。现在发现有一些股票,但是没有形成整体冲击的是MCU,因为小而多样。总的来说,会有一个循序渐进的恢复过程。我们需要看宏观经济是否继续下滑,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拉动手机消费、整车消费、电子终端消费,只有整个经济回来了。
Q2:新工厂在未来几年将会有很大发展。现在的人才储备计划是怎样的?
A2:现在SMIC有20,000多名员工,包括10,000多名工程师和2,000多名全职R&D人员。应该说这几年我们的人才储备是比较充足的。从去年的情况来看,SMIC的人才流失率低于行业水平,也是近年来人才流失率的最低水平。SMIC是中国大陆最大的集成电路制造商,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职业平台。同时可以为员工和优秀工程师提供良好的生活条件和福利条件。我认为我们在吸引人才方面有很多优势,我相信中国大陆的优秀工程师会优先考虑像SMIC这样有职业发展前景和良好福利待遇的平台。现在我们在北京、天津、上海、深圳也有新的项目,我们也有一些特别的招才引智的措施。从去年和今年的招聘情况来看,报名踊跃,人才质量包括研究生院校都有所提升。
Q3:关于一季度毛利率展望,除产能利用率和折旧外,是否有定价原因或其他混合因素?
A3:毛利率的下降可能来自两个因素。第一个主要部分来自于晶圆测试的减少(受上季度旧订单的影响)。第二是新折旧的增加——我们有产能扩张,我们有资本支出,不管你有没有订单,他们都会按照财务规则产生折旧。这些是主要因素。由于产品结构和ASP的结合,第一季度的侵蚀仍然处于最低水平。
当我们预期市场复苏与整体经济形势一致时,我们知道许多新订单可能来自各种类型的产品,如非闪存、MCU、CMOS、ISP等。大量订购这类产品的价格会更低。基本上,当市场回到两年前的水平时,我们会发现总供给能力增加了很多。所以价格不一定能回到盈利水平。考虑到这个因素,我们会说即使获得收入。下半年我们对产能利用率的指引可能会上升,但毛利率可能不会恢复那么多。
Q4:关于产能利用率,在经济复苏中有哪些具体的有前景的领域可以充分利用?
A4:如果你看看我们刚刚给出的数字,手机部门仅占总收入的27%,消费电子部门约占23%。这些加起来占总数的50%。但在此之前,手机板块约占35-45%。这意味着这个部门的工作非常严峻,消费电子下降了很多。当我们看到复苏的时候,因为代工业务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来自手机和消费电子),我们可以预期手机和消费电子会回到以前的水平。到那时,我们的利用率肯定会达到90%左右。整体市场的健康复苏高度依赖于这两个市场的复苏。
Q5:客户滚动预测有稳定的迹象吗?
A5:市场清晰可见,整体经济形势不太好。下降多少,大概会影响到终端的整体体积。所以我们首先关注的是宏观经济。
第二,如果宏观经济回到2020年的水平,2021年和2022年很多产品的需求其实是有一些恐慌的。可能他需要100,他订了150什么的。到了第二年,他觉得没有恐慌的时候,就只定了50个,所以两年的总数还是200个。但是第一年150,第二年50。可以看到,这两年的差距特别大。如果平均一下,会回到100。)我觉得大概2020年或者2019年是行业平均的真实需求。把这个需求除以现在大家公布的库存,应该可以看到,今年下半年就该开始正常补货了,2020年和2019年应该会回到当时的订单总量,再加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一些新需求。所以这个量已经跟客户沟通过了,我们估计下半年应该会有这样的恢复。
但是让我在这里再说一句。现在整个市场的产能比当时高很多,所以需求和晶圆出来应该会回来,但是它的整体价格可能不会回到原来的高位。这是我们都需要做的。产品和技术要更有竞争力,与终端客户捆绑得更牢,不至于进入低端价格竞争。
问题6:关于美国的收入,我们看到季度环比增长。今年我们应该做什么?
A6:我们刚刚宣布的是,美国占SMIC收入的21%,应该几乎保持在这个比例。因为我们的很多客户,其实它的产品的最终用途也是和中国的市场非常相关的,比如手机,消费汽车。所以当我们在中国的市场回来的时候,美国客户的这些订单也会回来,几乎占了这么一个比例。当时中国的市场回来了,中国的客户订单也增加了,美国的分母也增加了,百分比保持在20%左右。
Q7:汇率变动对收入和毛利率有什么影响?
A7:我们的收入以人民币和美元结算,同样的成本和费用也以人民币和美元结算。汇率波动对收入和成本有相反的影响。所以汇率变动对我们毛利率的影响是正的还是负的还是正的,取决于我们收入成本中美元结算占比的结构,所以这个结构是变化的,是相对的,所以影响是不确定的。单就收入而言,从四季度的情况来看,人民币贬值对收入有负面影响。
Q7:汇率变动对收入和毛利率有什么影响?
A7:我们的收入以人民币和美元结算,同样的成本和费用也以人民币和美元结算。汇率波动对收入和成本有相反的影响。所以汇率变动对我们毛利率的影响是正的还是负的还是正的,取决于我们收入成本中美元结算占比的结构,所以这个结构是变化的,是相对的,所以影响是不确定的。单就收入而言,从四季度的情况来看,人民币贬值对收入有负面影响。
Q8:新增产能和平均单价的节奏如何?
A8:我们不谈SMIC的国际价格。我们讨论当前市场上的销售价格。以前供不应求的时候,市场上的售价都很高,尤其是大宗产品,比如CMOS、不闪、专用存储器、LCD驱动等。
我们已经知道,截至目前,与去年第三季度相比,其随机终端价格可能下降了30%左右。这样大概就能算回来了。如果回到2019年和20年的水平,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跌幅。
我们期望价格应该是这样的,每个人都能满足自己的毛利需求,同时又能生存发展。我,你要问我回来价格是多少。我现在真的无法预测价格会是多少,因为从这些大宗产品的大批量来看,现在订单已经很少了,下一次回来价格会是多少,现在也不可能完全预测。
Q9:关于23年的资本支出,能否分享一下预付款的大致情况?而这部分实际交付设备的现金支出,23年和22年末预计是多少?
A9:上次宣布的时候,我们说已经考虑到预付款这样一个操作。也许我们的资本输出上限是66亿美元,但实际上我们只赚了63.5亿美元。事实上,我们缺少2.5亿美元。意味着去年没有发生一些提前还款操作,所以会延迟到第一季度。你知道这种设备不同的发货时间,价格,不同的设备都不一样,所以会延续到今年。我们今年还有预付款,但是和去年不一样了。我们今年的capex和去年差不多,预付款的金额可能会少一些,我们的基建产品会多一些。去年,我们没有关闭这么多工厂。我们需要建造清洁的工厂,购买产品和设备,但今年会有更多。这方面只是说基础设施建好,厂房装修产品,洁净室会比去年高。减去这两个主要部分,就是成熟设备的可用性。
Q10:关于季度分区域披露标准,中国和欧亚大陆的标准似乎有了一些调整和变化,美国的收入比例实际上有所增加。原因是什么?
A10:美国的市场影响力落后于中国,大概是四五个月。中国的市场在去年5月发生了变化,当时美国和欧洲的市场仍在再次增长。那是去年年底,美国市场基本处于无增长无订单的状态。所以我们看到四季度没有明显的变化,可能的变化会在今年一季度出现,这是第一个滞后现象。
第二个是美国市场,这些客户的下降幅度相对较小。中国客户的特点是波动性大。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中国区的比例好像和原来的记录不一样吧?原来我们把中国的台湾省区整合到欧亚大陆,台湾省区因为业务跟日本韩国很像,所以我们把它归类到欧亚大陆。但是现在我们改变了公司的销售方式,而且是在中国,所以我们会发现数量会比以前增加。

作者:傲世皇朝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傲世皇朝平台 版权所有